用户注册 |  用户登陆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教科资讯 > 两岸四地 >
学生举报学校违规补课遭劝退:我愿意做一只出头鸟
时间:2017-10-10 09:26  来源:未知  点击:

 
教科研网三思:
我们凭什么教学生?我们凭什么做教育?
以前,中国教育科研网(简称为教科网)一直强调:凭科学文化!因为我们掌握了数学、物理、化学等科学文化知识,所以我们能够做数学、物理、化学等学科教师;因为科学文化在引领着世界的发展,学生要融入这个世界生存、发展,因此现代学校凭藉科学文化能够对学生开展教育。
现在我们看了这个“补课收费”举报事件之后,我们想说:学校如果没了正义,还怎么做教育!
没了正义,没了对真理的追求,还有科学吗?剩下的恐怕就是歪理邪说了。
没了正义,没了基本的道德准则,还需要举办学校吗?恐怕还不如让学生放羊,爱怎么玩怎么玩。
在这一事件中,学校劝退的不是举报人刘文展,而是正义!
在素质教育纵深推进的背景下,国家特别强调发展学生的核心素养。核心素养除了科学文化,还有责任担当!这个责任担当的核心应该就是“正义”!
能把“正义”劝退的教师、校长、学校,还有教育主管部门,这些元素主导着中国的教育,我们的教育能教成什么样子,我们的课改能改成什么样子?
农村学校现在确实面临许多问题,生源、师资、硬件等都在严重制约着农村学校的发展,甚至是阻遏农村学校迅速萎缩。昨天有个课题小组公布数据,农村孩子高中上学率36%,在很多城市提出普及高中教育的当下,这样的数据不能不引发社会的关注。农村学校采用收费补课的办法来提高农村孩子升学率,在内地很多地方已经是潜规则或者是不争的事实;如果我们的教育部门为了一个举报硬要掩盖这个事实,已经没有意义也没有必要,还需要在社会公众面前翻版皇帝的新装吗?
问题是这种收费补课的方式,是不是真正能够提高农村孩子的升学率,是不是能够真正促进农村孩子的发展?这值得我们教育工作者和教育主管部门三思。
借此,我们向举报者刘文展同学传个话,凭着你的正义,根本不用担心上学的问题,因为我们这个社会,我们的公众会毫无理由地力挺“正义”。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也能够根据你的情况,为你设计一条求学的路;我们也会资助你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我们也希望更多社会公众能够给予刘文展同学点赞。
 
 
[摘要]自今年3月开始,江西赣州某中学学生接连给多部门写信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被校方多次“谈话”。本学期开学前,班主任以学校名义给其母亲发来一条微信:请刘文展换一个学校。校方随后回应,此举系班主任个人行为,并称已多次上门劝其返校,但刘文展拒绝返回学校继续上课。目前,涉事班主任已被学校解聘。
 
刘文展的妈妈收到班主任的劝退通知
 
刘文展对学校的举报
 
教育局对刘文展举报内容的回复
自今年3月7日开始,江西赣州于都实验中学学生刘文展接连给多部门写信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被校方多次“谈话”。本学期开学前,班主任以学校名义给其母亲发来一条微信:请刘文展换一个学校。校方随后回应,此举系班主任个人行为,并称已多次上门劝其返校,但刘文展拒绝返回学校继续上课。据悉,目前,涉事班主任已被学校解聘。
学生举报学校违规补课遭劝退
于都实验中学是于都县一所包含初中部、高中部的民办学校。今年3月7日,该校学生刘文展在一封发至信访部门的举报信中提到,学校存在周六上午及周末全天的收费性质补课行为。他也曾于高一上学期及高一下学期初在其他网络渠道举报,但时隔半年,学校还在补课。
没想到几天后,班主任就找到了他,并暗示学校被举报了,此事是否与他有关。刘文展很生气,认为有人泄露了他的个人信息,于是又写下第二封举报信:投诉学校违规补课以及出卖举报人信息。刘文展同时也举报了于都县教育局,他认为自己的信息泄露与县教育局有关,并且举报县教育局“放纵于都实验中学的违规补课及收费”等行为。
9月20日,于都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陈桂华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于都实验中学组织周末补课问题“基本属实”。
北京青年报记者查询到,一份3月16日发布的《关于反映实验中学违规补课及收费等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书》显示,于都县教育局调查核实认为,于都实验中学组织周末补课问题“基本属实”,但收取补课费“与事实不符”。
对于这样的结果,刘文展称他“不满意”。他保持着几乎每周一次的举报频率,举报行为有线上的也有线下的。
本学期开学前,刘文展的母亲收到了一条来自班主任的微信,微信的内容是“接到学校通知下学期不接受刘文展的报名,请换一个学校”。截至目前,本应读高二的刘文展已在家待了十多天。
劝退刘文展的班主任被解聘
刘文展是在2016年9月以580分的中考成绩(满分780)考进于都实验中学的。又因成绩排名年级第20位,成为学校“免费生”,他不需要缴纳高中的学费和资料费,包括被刘文展举报的“补课费”,其实他都不需要交。
当地教育局综治办肖主任向北青报记者表示,刘文展的父亲常年在外打工,他与其母亲和爷爷住在一起。劝退一事发生后,刘文展经常不在家,在酒店打临工的母亲因为早出晚归疏于看管,不知道刘文展在外面都干些什么。
9月19日,于都县教育局及实验中学派人到刘文展家中。刘文展告诉北青报记者:“当时,校长说劝退我是班主任擅自决定的,他代表班主任向我道歉。”
针对班主任劝退一事,肖主任告诉北青报记者,劝退事件发生之后,校方就曾对涉事班主任做出了口头批评。但鉴于事件发酵产生了严重的社会影响,当地教育局已于日前敦促校方对此事重新进行处理。“从教育局监察室发布的文件来看,学校已解聘涉事班主任。”肖主任表示,校方解聘的理由是,该教师在未获得校方授权下,擅自冒用学校名义发布信息。
肖主任否认“教育局泄露刘文展个人信息”的指控,至于为何学校和当地教育部门一直没有回应刘文展的举报,肖主任表示是“为了避免让孩子陷入舆论漩涡”。
对话
刘文展:做得不对的我就会说
北青报:你是“全免生”,补课收费不收你的钱,你为什么这么执着去举报呢?
刘文展:我们这个县是贫困县,补课费相对于我们这里的孩子来说算一大笔钱。平时经济压力就很大了,很多同学因为交不起学费、补课费就辍学了。我也是农村出来的,能感同身受。
这也不是我第一次举报,我初二的时候就举报过数学老师在外开补习班。高一下学期自学了信访制度之后,我就知道了渠道,就往信访部门投诉了。
北青报:你举报的补课和收费是什么形式进行的?
刘文展:我们高一、高二是每周上课六天半,休息半天,一个学期400块钱吧。从未给学生开过发票,就是老师把名单上交了费的打钩。每到临近期末,学校以“定位费”名义,向每个学生收取1000元,其中600元为“定位费”,400元为周末的补课费。
北青报:你愿意对你举报的内容负责吗?
刘文展:之前我已经仔细阅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信访条例》,如有半点捏造,愿意承担法律责任。学校违规补课和收费情况,学生和家长有目共睹。
北青报:你身边有同学说过要和你一起举报吗?
刘文展:没有。他们亲眼目睹了我的经历,他们肯定有顾虑,会害怕。不过如果有人要举报,我会教他怎么做。
北青报:你怎么看待你被劝退这件事?
刘文展:我的班主任、年级组长以及校长不断通过面谈和打电话的方式骚扰、威胁我和我妈。他们说,不停止举报就追回所免学费,责令我强制休学。开学了,班主任说,学校不接受我的报名,要劝退我。学校还认为我是青春期叛逆期,心理有问题。我觉得我很理智,做事前有思考。
北青报:学校现在要你回去上课,你不回去。不继续上学你爸妈同意吗?
刘文展:不需要他们的同意。我不和他们交流,他们站在错误的立场上,站在我的对立面,我和他们说没有意义。还有人建议我转学,可是我暂时不想继续上学了。
北青报:很多网友评论你很有正义感。
刘文展:我不觉得我是一个怎样有正义感的人,但我愿意做一只出头鸟,让这个世界多一点光。我就是喜欢管闲事,做得不对的我就会说。街上小吃夜宵店把垃圾倒在小河里污染,不利于旅游业的发展,我也举报过。
北青报:那你认为通过这些途径可以带来改变吗?我看到也有不少人说你幼稚。
刘文展:我觉得可以改变,如果所有人都选择将就,那这个世界就永远只能是凑合。难道视而不见才不算幼稚吗?
本组文/见习记者 曹慧茹 熊颖琪
 
上一篇:新高考“弃物理”成趋势,物理学界心塞:可能会带来许多恶果   下一篇:重磅!教育部最新政策出台,从幼升小到高考全面改革!